關於部落格
文遠~你是我永遠的愛啊~~!
  • 5230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2

    追蹤人氣

【轉貼】【閑之】和平的日子

  

    「我還要!」九燕對於這麥茶的香味讚不絕口,不自覺地再向阿蘇要了一杯。
  「哈哈哈……那有啥問題。」他把茶遞給九燕時,問道:「九燕大人,最近怎麼沒有見著張遼大人呢?」
  「嗯……」才剛要把茶送進嘴裡的九燕,停下了動作。「他最近在校場忙著訓練騎兵,我這幾天也沒見到他呢……」
  說到這,阿蘇賊笑了一下,說道:「小的可是有看到張遼大人呢。」
  「咦?」九燕有點不敢相信的樣子,照理來說,張遼應該是不會隨便離開崗位到外面閒晃的。
  「這幾天小的在市集,常常見到張遼大人在此出沒……啊痛痛痛痛!」
  話才說到一半,阿蘇的身後出現一人,並捏起阿蘇的右耳怒道:「既然有這麼多時間說閒話的話,還不趕快剩下的麥子割完!」此人正是阿蘇剛剛說的「那口子」─阿螢。
  「好啦娘子!我這就去啦!很痛的。」
  阿蘇摸著被捏紅的耳朵,下田去了。阿螢向九燕陪不是道:「真是對不起,九燕大人。每次您來這兒做客都會下田幫忙,怎麼都說不過去。況且阿蘇每次亂說些有的沒的,請您不要怪他啊。」
  「沒關係的,螢姐。」阿螢的年紀比九燕稍長,故九燕以此稱之。「這是我自己願意做的,比起在戰場上,我還比較喜歡下田呢。」
  「呵呵……說的也是……」此時阿螢話鋒一轉。「不過,剛剛九燕大人提到張遼大人在校場的事,難道說……」
  九燕放下手中的茶杯。「……我也不清楚,只聽說南方的局勢不穩,丞相也好幾天沒有露面了,不知是不是有什麼計劃……」
  「這種日子……不能一直下去嗎?」
  難道又要開戰了?想到這,阿螢嘆了口氣,沒有戰爭的日子似乎不能如她所願,一直持續下去。此時九燕說道:「不是這樣的,如果當初丞相沒有發檄文討伐董卓,並且擒呂布、平袁紹的話,現在我也不能在這裡和你們下田、談天了。」
  阿螢好像是如夢初醒,嘆道:「是啊是啊。我怎麼沒想到這點呢?哈哈哈……」
  「呵呵……」九燕淡笑了一下,舉起右手把頭髮稍做整理。
  「嗯?九燕大人,您的手臂……」
  眼尖的阿螢,發現九燕的手臂上似乎有幾道像是被刀劃過的痕跡。九燕笑道:「這是上次出征受傷所留的疤痕,不礙事的。」
  這傷痕讓九燕想起先前柳城一役時,中了袁尚的埋伏。千鈞一髮之際,張遼即時出現救了九燕,但九燕自己也暈眩過去。暈倒前聽到張遼喊著「九燕!」
  九燕搖搖頭,不再去想當時的事……
  
  「……燕大人?九燕大人?」
  「啊……阿蘇?螢姐呢?」
  阿蘇不知在旁叫了九燕幾次,此時九燕才回神過來,先前還是在九燕身旁的阿螢,不知何時已換成了阿蘇。 
  「那個……有件事不知該不該說?」
  「嗯?」
  「就是啊……先前在市集見著張遼大人差不多都在這個時候呢。」
  「這個時候?難道……」
  九燕心想不太對勁,這個時候張遼應該還在校場才是,為何會在市集……想著想著,九燕突然起身道:「我有事先離開了,謝謝你們的麥茶。」隨後立即離去。
  「等等啊!九燕大人您的……怎麼了?痛痛痛……」
  阿蘇又被阿螢拉起耳朵。
  「我才剛離開一下,你又向九燕大人說什麼啦?」

 

  「呵……呵……我到底在做啥啊?」
  九燕清醒過來時,人已經在市集了。
  「不過,要在人聲鼎沸的市集中找到文遠,好像不是件容易……」
  「咕……」
  九燕的五臟廟敲響怨念的鐘響聲……
  「呃……剛剛都沒吃到啥東西……嗯?好香喔……」
  九燕餓得前胸貼後背時,遠方傳來陣陣的香味。
  「呵呵……在哪裡……」
  九燕的大腦似乎是被此香味控制,腳也不聽使喚,不自主地往香味處移動。隨後九燕聽到爽朗的么喝聲。
  「來喔──剛出爐的肉包喔──保證肉多鮮美耶──」
  肉包販子打開蒸籠,悶在籠裡許久的蒸氣有如獲得釋放,迫不及待要沖出九霄雲外一樣,立即向外竄出。待蒸氣散去後,一粒粒香味四溢、圓融飽滿的肉包正等著顧客上門。九燕在擁擠的人群中好不容易擠進肉包攤前,興奮地向販子伸手要道:「我、我要兩個!」
  「好的耶!」販子的手法迅速,立即用紙包好兩粒肉包,交給九燕。
  「一共是兩文錢,謝謝耶!」
  「好。」九燕接過肉包,立刻咬了一口。
  「喔喔──米威喔,還搖偷朱仁。(美味啊,還有湯汁呢。)……嗯?」
  九燕找遍全身上下,就是找不著錢包,此時她才回神過來……
  (糟……糟了!我把錢包放在農地那啦──)
  剛剛彷彿還置身於天境中的九燕,立刻被拉回現實中的地獄。
  「客官?」販子看著已經靈魂出竅的九燕。
  (怎麼辦?已經吃了……)
  就在九燕不知所措時,後方傳來的聲音,宛如及時雨般。
  「喔!這不是九燕嗎?」
  九燕回頭一看。「妙……妙才哥?」原來是夏侯淵。九燕好像是見到了救星一樣,立即撲過去道:「妙才哥啊!」
  這可讓夏侯淵驚了一下。「喂喂,怎麼了啊?只是幾天沒見而已,有這麼想念俺嗎?」
  「嗯嗯。小妹超──想念的。這幾天沒看到妙才哥,可讓小妹我吃不下飯、睡不著覺呢。」尤其是在這種情況的九燕。
  「哈哈哈……這麼說來是俺應該常露面喔。」此時被哄得開心的夏侯淵還不知道,他正一步步掉入九燕所設的陷阱裡。
  「妙才哥,這攤的肉包很好吃喔。」九燕指著那肉包攤,並喊道:「請再給我兩個肉包!」
  「好的耶!」
  九燕接過肉包。「燙!……妙才哥你看。」九燕手上的肉包還冒著白煙。「還是熱呼呼的喔。啊──嗯。」
  九燕一口咬下,並把另一個肉包遞給夏侯淵。
  「喔?真的這麼好吃?」夏侯淵忍不住吃下肉包。
  「嘿嘿嘿……」此時九燕露出詭異的一笑。「……糟了!妙才哥,我突然想到有事要辦,先走啦。」九燕一說完,頭也不回地跑離這裡。
  「等等啊,九燕……」
  「客官,一共是四文錢耶。」
  「咦?」

 

  「呵……呵……還好我夠聰明。對不起啦,妙才哥。」當九燕慶幸自己逃過一劫後,同時也苦惱著是否能見到張遼。但,真的見到了要說什麼呢?
  「文遠……你真的會來這兒嗎?」

 

  「我說這位美麗的姑娘啊,這枝簪子與妳很相配喔。」
  「嗯?」
  路邊有一賣女用飾品的攤位,小販拿著一支玉簪子晃啊晃的,想要引起九燕的注意。
  「……不用了,我已經有一支了。」
  對於九燕的興趣缺缺,小販倒是挺意外的,還是不死心。「別這麼快就拒絕嘛!姑娘你看,這玉簪子的可不常見啊,絕對比妳現在的要好……」
  小販滔滔不絕地向九燕推銷,但他不知道,不是九燕對這玉簪子毫無興趣,而是她見了簪子,讓她想起前陣子病逝的義兄郭嘉。
  (「我想看妳戴著這髮簪嫁人的樣子……」)
  郭嘉留給她的最後的東西就是髮簪,想到這兒,九燕不禁悲從中來,眼眶漸漸泛紅……
  (奉孝哥……)
  「姑……姑娘?」
  九燕此舉可嚇壞小販了,小販心想我只是想賣個簪子,這姑娘怎麼突然說哭就哭啦。
  「喂喂!你對這姑娘做了什麼啊!怎麼嚇着人家了呀!」
  九燕回頭看那指責小販的人,一位白髮,看似年近六旬的婆婆,而身子倒是十分硬朗。
  「冤枉啊!」小販一臉無辜道:「我……我可沒做什麼啊!」
  「這的確不關他的事,是我自己突然想起已過世的兄長。」
  那婆婆拿出手絹,遞給九燕。「是這樣啊。不過在這大庭廣眾下這樣,不僅會讓人笑話,妳的心上人見妳如此可怎麼辦啊?到時可不就難看了嗎。」
  聽了婆婆的一席話,九燕趕緊拿著手絹,拭去臉上的淚水。並向婆婆不好意思笑道:「真是讓婆婆看笑話了,還拿婆婆的手絹。」
  「這樣才對嘛!女孩子就不應該哭哭啼啼的。」看九燕已經恢復了精神,婆婆也放心了不少,看看天色。「好了,時候也不早了,家裡還有客人要來,恕我先行離開。」
  婆婆轉身離去,好像又想到什麼似的,回頭問九燕道:「對了,還沒問妳的名字呢。」
  「我叫九燕。」
  「九燕……好名字。」婆婆點點頭。「有緣的話,我們會再見面的。」
  婆婆離去後,九燕這時才想到握在手中的手絹忘了還給婆婆……
  (糟糕,我不知道婆婆住哪啊。)
  「呃……姑娘?妳還要買嗎?」
  「啊……」九燕瞥了小販一眼。
  


  「真是的,完全壞了我的心情……」
  心情大受影響的九燕,臉上的表情任人見了都會讓人閃避,深怕一個不小心,就遭受池魚之殃。
  「現在身無分文、文遠又找不到、又有一堆人來煩著要我買東西……」
  九燕一路上唸個不停。這時有人在她身後……
  「九燕。」
  「……然後現在文遠又叫我……文遠?」
  從後方傳出來的聲音,讓九燕驚了一下,回過身來,九燕看到了熟悉的身影……
  「文遠……是文遠嗎?」
  沒想到真的遇到了張遼,九燕見張遼手上拿著兩串臘肉以及一籃的水梨。問道:「這個時候你不是在校場嗎?怎麼……?這些東西又是……?」
  就有如阿蘇說的一樣,此時九燕心慌意亂,難道是她想像的那樣嗎?只見張遼淡笑道:「九燕,願意一起走嗎?」
  「咦?」
  「既然妳在這,那可以陪我去見一個人嗎?」
  


  張遼帶著九燕離開市集,一路上,九燕不發一語……
「他要帶我去見誰啊?難道......」九燕喃喃自語,開始胡思亂想一番。
 (「九燕,這是賤內。」)
 「不可能,從來沒有聽過他有家室。難道是……」
 (「九燕,這是我未過門的妻子。」)
 「不……不會吧……」
  「怎麼了?」張遼見九燕面色凝重,擔心問道。這時九燕慌張回答:「呃……沒事啦!只是……」九燕決定鼓起勇氣。「我們待會要見的人是女人嗎?」
  「是啊。」
  沒想到張遼回答得如此斬釘截鐵,這可讓九燕心裡沉重了不少。
  (真的是這樣……那為何要帶我?)
  「到了。」
  張遼指者前方的一間小屋,九燕停下了腳步……
  「九燕,不舒服嗎?」張遼見九燕好像有心事。
  「沒有……」九燕搖著頭,心想一定要親自確認才行。
  (我才不會輸呢……)
  張遼對著屋裡喊道:「大娘,文遠來了。」
  (我才不會輸給一個大娘……咦?)
  「九燕,待會出來的是李大娘,記住不要失禮……嗯?」張遼見九燕失神的樣子,不免擔心道:「九燕,妳真的沒事嗎?」
  「咦?沒事沒事!哈哈、哈……」
  九燕笑自己真傻,怎麼會盡吃些乾醋。
  「是將軍嗎?快進來吧。」
  張遼口中的大娘從屋裡走了出來。
  「婆……」
  九燕萬萬沒有想到,李大娘竟是剛剛在市集拿手絹給她的婆婆。
  「大娘,晚輩先給您介紹,這位是……」
  「嗯?九燕?是妳嗎?」張遼話還沒說完,李大娘立即認出九燕。直悅道:「沒想到我們這麼有緣呢!」
  「是……是啊。」九燕顯得不好意思,回答得特別小聲,想想自己竟然是吃了李大娘的乾醋。
  「大娘,這手絹……」
  九燕把手絹拿了出來想還給李大娘,而李大娘笑道:「留著吧!這算是我給妳的見面禮。」
  「啊……謝謝大娘。」
  


  「九燕,來一下。」
  「咦?」
  張遼把九燕帶到一旁。
  「怎麼了,幹嘛搞得這麼神秘兮兮的?」
  「九燕,我問妳。」只見張遼皺緊眉頭道:「妳……該不會剛剛在市集惹了什麼麻煩了吧?」
  「你……你怎麼可以這樣懷疑我!」聽張遼這樣有疑於她,九燕一臉不悅道:「就算我有時笨手笨腳的,但我也不曾給你們添過任何麻煩。你說,難道我會像那種『吃東西不付錢』……的人嗎?」
  九燕不知為何,突然心虛了一下。在旁的李大娘輕咳了一下……
  「咳……兩人待會再『卿卿我我』好嗎?先進來再說吧。」
  「大……大娘。我們不是您想像的這樣啊!」
  九燕輕摀著臉,深怕讓他們看見她已那羞紅的臉龐,拔腿就往屋裡衝去。
  「等、等一下啊!大娘還沒……」
  九燕早已衝入門內,留下兩人在外,李大娘看了先是愣了一會,突然大笑起來。「哈哈哈……這還真是有趣的小丫頭啊。」
  「是……是啊。」張遼一時間也不知該回應什麼。頭突然疼了一會。
  兩人進門後,張遼輕聲提醒九燕道:「待會不要再像剛剛那樣的情況,這樣對大娘不太禮貌吧。」
  「呃……嗯。」九燕小聲回應,對剛剛的舉動有點不好意思。
  張遼把臘肉和水梨放在桌上。「大娘,這是阿剛要晚輩帶給您的。」
  「阿剛?阿剛……」九燕對這名字既陌生又熟悉,此時張遼使個眼色,小聲道:「妳忘了嗎?阿剛就是我身旁瘦瘦高高的傳令兵。」
  「嗯……喔!是啊!我怎麼會忘呢……」九燕想起那名叫阿剛的傳令兵,或許是任務的關係而不常見到他。但每次兩人一相見,不免又開始唇槍舌戰。
  (「九燕大人,不要粘著張遼大人不放,這樣下屬很難做事的。」)
  (「啊?你會吃醋嗎?」)
  (「才不是這樣!」)
  「這麼說來……好像有一陣子沒見到他了。他是去哪出任務啦?」九燕自言自語,心想待會再問張遼。
  這時李大娘搖頭道:「真是的,每次都麻煩將軍,自己卻不會回來一趟!將軍,還請您多多代我教訓阿剛啊。」
  「阿剛可是晚輩的左右手,晚輩怎忍心多責罵他呢,但晚輩會把您的話轉告給他的,還請大娘別太苛責呢。」
  張遼從懷中拿出紙筆,向李大娘說道:「大娘,我們繼續上次還沒完成的信吧。您已經想好要說什麼了嗎?」
  「嗯嗯。」
  張遼磨磨硯台,筆捻著墨,待李大娘坐下後,慢慢地說起……
  「……雖然你現在不在這兒,我有時會感到寂寞,但想到你是為了讓家鄉的人有著安定的生活,我也不能再多說什麼。你說過,黃巾賊起時,你看你爹為了保護我們母子倆而犧牲自己,所以你要代替你爹守護這個家……」
  張遼一筆一句寫下,九燕不是沒有看過張遼的筆跡,但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著張遼提筆的樣子,張遼坐姿端正,寫起字來不急不徐,勾筆遊刃有餘,若說張遼不為武官,也一定是個稱職的文官。
  (想不到文遠寫起字來也是蠻有樣子的,呵呵……)

 

  「……差不多就這這些了。」
  「我會把這封信儘快交給阿剛的。」張遼把寫好的信折好,放入懷中。
  「真是抱歉,我大字不識幾個,還勞煩將軍幫我寫信。」說到這,李大娘不自覺慚愧起來。
  「大娘可別這麼說。」九燕見李大娘失意的樣子,想了些安慰的話「文遠立下的戰功,也都歸於阿剛的相助。可是文遠的好幫手呢。這也要多歸於大娘的教導有方喔。」
  (想不到九燕蠻會說的嘛。)文遠對九燕的臨場反應似乎要刮目相看了。
  不過李大娘只是對九燕微笑。
  「九燕,妳來一下好嗎?」
  「啊……」九燕走過去,婆婆把九燕的手,一把抓了過來。
  「大娘,您……」九燕被李大娘此舉給嚇着了。
  「雖然我不識字,但手相我可是有向我那死去的老伴學點的。嗯……」李大娘看了看、摸摸九燕的手掌,因為長年習武的緣故,九燕的雙手長滿了繭。九燕羞赧道:「大娘,我的手沒什麼好摸的……」
  「……嗯,福氣啊。以後誰娶了妳是上輩子做了不少好事啊。」
  「啊?」九燕不懂李大娘的意思,只見李大娘頻點頭道:「妳一定吃了不少苦頭了吧,從妳的手中我感覺到妳一定歷經了不少事。唯有此類人才有扶君、幫夫之運呢。」
  「大娘……」此時九燕別頭過去「九燕出身低,只能在沙場上打滾過活,讓您笑話了。」
  沒想到此話一出,李大娘的臉突然嚴肅起來。「這是什麼話!什麼出身低出身不低的。在我這裡,妳是我的上賓。若我那不孝子阿剛在這裡的話,我一定會叫他娶妳過門!」
  「咦?這……這……」大娘的話可嚇著了九燕,說話都打結了。「大……這……我……」
  「哈哈哈……妳還真是個單純的女孩,說個兩句就把妳給唬得一愣一楞啦。」
  大娘看九燕整個人呆若木雞的樣子,大笑不已。九燕回頭看看張遼,他則是把頭別了過去,但也忍不住發出「噗嗤」的聲音。
  「文遠,連你也……」
  面紅耳赤的九燕,恨不得馬上找個洞鑽進去,此時李大娘叫道:「將軍,您來一下好嗎?」
  「嗯……咳……大娘,怎麼了?」張遼好不容易忍住笑意。起身走向李大娘身邊。沒想到李大娘右手突然一伸,抓住張遼的手。
  「大娘!您……」張遼沒想到李大娘會有此舉,根本反應不及。
  「既然幫九燕姑娘看了,不介意我這老太婆順便幫將軍您看吧。嗯……」
  李大娘似乎看出了什麼,把九燕的手掌再看一遍。
  「大娘?」九燕的手又被拉了過去,兩人各站在李大娘身旁,在李大娘認真地看兩人的手掌同時,這樣的氣氛讓九燕感到莫名的微妙。
  「呵呵……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合的。」李大娘仔細地摸著兩人的手。點頭笑道:「你們倆往後會一起的。不管是好事、壞事和……」說到這,李大娘看著九燕賊笑了一下,似乎是暗示什麼。九燕也了解李大娘想說什麼。
  「真的……咳……」原本喜形於色的九燕,但想起張遼剛剛給她的提醒,故作鎮定道:「咳……大娘,我們倆可是清白的,別開我玩笑啊……」
  但李大娘倒是一臉認真道:「這次我可沒有亂說。從你們兩的手掌心摸來,有太多相同的紋路與感觸。依手相來看,若是男女兩人嘛..... 就會結為夫妻。」
  「大娘……」現在九燕只想給李大娘一個深情地擁抱,但她更好奇張遼的反應。
  「大娘真是愛說笑。」張遼把手抽回。「就像九燕說的一樣,我們可沒有什麼的。」
  「真的?」李大娘賊笑道:「那將軍手心為何流這麼多汗?」
  「這……只是我剛剛寫信寫到流汗的。」
  「嗯……呵呵。」任誰都聽的出來,張遼此話可是假到不行,九燕在旁聽了也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  「咳……九燕……」張遼聽見九燕的笑聲,瞥了九燕一眼。沒想到九燕回答:「呵呵……此一時也、彼一時也。」
  
  

  「真的很謝謝將軍……」李大娘話鋒一轉,語帶感激。「沒有將軍您的話,阿剛這孩子也不會這麼獨立。但也請您讓他回來一趟,讓我好好罵罵這個久未歸來不孝子!」
  聽李大娘這麼說的張遼,突然沉默不語。
  「文遠,怎麼了?」九燕發覺張遼似乎有些心事。這時張遼才緩緩抬起頭道:「……晚輩知道了,大娘。但他這樣也是為了讓您有個安定的日子好過,到時請您不要太苛責他好嗎?」
  「哈哈哈……那要看看他要用麼理由說服我啦。」
  「是啊,呵呵……」張遼陪著李大娘笑了笑。
  「時候也差不多了,你們倆不介意的話就留下來陪我這老太婆吃個飯好嗎。」
  「大娘,我們可能沒有辦……」張遼似乎有什麼要事,正想起身拒絕……
  「謝謝大娘!」張遼還沒說完,九燕立即答應。
  「哈哈哈……就是喜歡妳這樣。那就請你們稍後。」李大娘轉身進了廚房。
  「嘿嘿嘿……我也要幫忙!」九燕跟在李大娘身後。
  「唉……」看來也只能留下來,張遼扶著額頭搖著嘆氣。

 

  
  兩人和李大娘道別後,已是日落時分,夕陽的餘暉伴隨著兩人在回程的路上。九燕見張遼一路上面無表情,索性跑至張遼面前伸個懶腰。
  「文遠,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氣?是因為剛剛我自作主張的關係嗎?」
  「……沒有。」
  「真的?」
  九燕瞪大眼睛,只是張遼沒有再說什麼。
  「嗯……文遠,你是不是有什麼是瞞著我?」
  聽到九燕這樣說,張遼停下腳步。
  「……」
  「文遠?」
  「……他陣亡了。」
  張遼面無表情,很輕描淡寫地說出……
  「文遠……你是開玩笑的吧。」
  九燕瞪大著眼睛,懷疑是不是剛剛聽錯了。
  「阿剛在之前的柳城一役,不幸中了袁尚的陷阱,但他不顧傷勢,……」
  「怎麼……」
  「其實,這幾天我很想找個機會告訴大娘,但看她這樣期盼阿剛的歸來,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說。」
  張遼從懷中拿出信來。「我現在只能做的,就是把大娘的這封信放在他的墓前……」

 

  「……你沒有錯。」九燕抬頭正視道:「錯的,是讓百姓無法安心生活的亂賊。我們所能做的,就是盡我們所能,讓百姓能夠安居樂業不是嗎?阿剛也是這樣想的不是嗎?」
  「……」張遼不發一語。九燕想讓張遼轉換心情,問道:「我們……明天再來看大娘好嗎?」
  「……我明天就要啟程,離開這兒了。」
  「咦?」這讓九燕無法接受了。怎麼好端端的,為何?怎麼突然說走就走?
  「現在荊州情勢不穩,據消息來報,夏侯惇將軍在新野吃了劉備軍的悶虧。」
  「不可能!元讓哥怎麼會輸給勢單力薄的劉備呢?」九燕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全寫在臉上。區區一個劉備,夏侯惇竟會吃下敗仗。
  「是真的……」張遼搖頭道:「聽說劉備請來一位足智多謀的青年做為軍師。丞相為此正傷腦筋,所以才派我前去支援。抱歉……」說到這,張遼手輕輕地握著九燕那留有傷疤的手臂…… 
  「我想要妳和大家一樣……每天充滿活力和笑容,我也不想見妳身上再多出更多的傷疤了。只有現在這樣的太平盛事,才能有辦法,是吧?所以……」「我……希望妳留在這。所以……」
  「所以?」   
  張遼放開九燕的手並背對著她。似乎不敢正視九燕。「我不想讓妳再陷入戰亂之中。所以特地向丞相請求讓妳留下……」

 


  「……你在說麼傻話!文遠。」
  「咦?」九燕帶著有點責備的語氣,讓文遠有點驚愕。
  「你想我會接受你這種理由嗎?況且……況且……」
  「況且?」
  慢慢地,九燕走到張遼的身後,把雙手靠在張遼的腰上。「可以的話……我想和你在一起,一起守護大家。這些傷疤沒有什麼不好的,這可是換來和平的印記呢。」
  「九燕……」九燕的話似乎是點醒了張遼。
  「大娘不是說了嗎?我們倆會一起度過任何事的。不管是好事、壞事或著是……」
  九燕想把頭慢慢地靠在張遼的肩膀上,慢慢地……
  「文遠……」
  九燕把頭輕輕地、輕輕地要靠在張遼的肩膀時……「啪」的一聲!一隻不識時務的手,「重重地」放在九燕肩上。
  「……啊!是誰啊!」原本營造出來的氣氛就這麼被破壞,怒火中燒的九燕回頭看看哪個程咬金這麼大膽。
  「啊!啊……妙才哥?」
  「呼……俺可找到妳啦……九燕!」
  九燕的怒火瞬時被熄滅,一身狼狽的夏侯淵,見到了九燕就像是找到了仇家一樣,憤怒之火正熊熊燒起。
  「怎麼了?妙才大人?」張遼不知發生何事。
  「呃……這……妙才哥。小妹好想你啊!」
  「這招已經對我沒用啦!妳在市集吃東西不付錢還把我拖下水,這筆帳你想怎麼算啊?」想重施故計的九燕已被夏侯淵識破。
  「吃東西不付錢?」張遼向九燕投樣質疑的眼光。「九燕……妳先前不是說沒在市集惹麻煩的嗎?」
  「呃……不管怎麼說,妙才哥你沒事就好了。哈哈哈……哈哈……」
  「不管妳怎麼笑都沒用的!九燕!」
  「小……小妹我不是故意的啊!」九燕拔退就跑。
  「別跑啊!」夏侯淵大喊著,立即追上去。
  「救……救-命-啊-!」
  


  「那個……」
  張遼似乎是被這兩人遺忘在這裡,突然張遼笑了出來。
  「哈哈哈……還是老樣子。」
   就算是沉穩的張遼也禁不住這兩人的行為,開懷大笑,同時也感受到九燕想要表達的意思。「一起為現在的和平而努力。」看著兩人的身影越來越遠,張遼脫下了帽子,享受著涼風。
  「若沒了她,或許這樣的日子就不能出現了吧。可以的話能夠一直這樣持續下去。」
  是啊,可以的話,這樣的日子希望能夠……


====================青的碎碎唸==================
感謝肉包賜文,雖然文中的文遠不夠帥XD還是感謝啦~
欠的圖正在努力中...我想應該不至於欠過年吧XDD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